03為了要活下去

在鎮長那邊要不到當初的承諾,我躺在床上,小鎮的夜好安靜⋯⋯

我這才意識到什麼叫做頭洗下去了!

好可怕的現實⋯⋯

我本來在文化大學台中推廣教育部跟東海大學推廣教育部教室內設計,月入大概10萬元,就因為跟鎮長吃了一頓飯,我把東海的課辭了,文化繼續教,全擠在星期五六日三天,一個月大概少了兩三萬,每個星期一從台中坐火車加公車加高鐵六個小時到這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然後,鎮長的秘書說一切要按照規定來⋯⋯

王大哥你不是說鎮長是你的小弟嗎?

說這些都太多了,事已至此。

而且,我還發現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小鎮有嚴重的小黑蚊,來找我的朋友,只要在外面站一下,整個腳就變紅豆冰了。

不行,人都來了,趕快想還有什麼生意好做⋯⋯

我開始成立藝術家學會,想要集合一些藝術家的創作,成立一個網路市集或實體通路,第一次來了將近20人,這要謝謝我的助理,雖然我常不在公司,他還是很認真的打了很多電話,可是,慢慢的人越來越少,問原因⋯⋯唉,小鎮太遠了⋯⋯

然後,人就慢慢的散了,最後一次,剩下兩個人,跟我助理,加起來共四個人。

藝術家學會,就這樣胎死腹中了⋯⋯

留言給這一篇文章